_陌奈

低产类写文完全看心情。
爬墙也很快,五秒一个(不)
总之fo请谨慎,然后来唠嗑大欢迎!
还有弧长…!!!评论会回,没回只是我这几天没登没看到而已!

【王者荣耀/白膑】机械之梦 Ⅰ

  ★重新编辑过了,内容没怎么改,只是更改了一下这个前言(?)部分。
  ★★★cp白膑
  ★私设机械AU,等我写完这个会把具体人设之类的贴出来。
以上。

——————

    这是李白第一次来到这家不知何时新开的钟表店,摆在玻璃橱窗内的是形形色色的钟表,周围还放上了用金属做成的小玩具在装饰这个橱窗。他推开了厚重的木门,木门嘎吱嘎吱的声响和上头挂着铃铛发出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在整个店里回响着。

    但是没有人。

    李白的内心起了些疑惑,按理来讲店主就算没听见嘎吱声也应该听见了铃铛的声音才对,可这下却没有任何人——连答应的声响都没有。莫非是出门去了?那也不应该啊,门口既没挂上暂停营业的标识也没锁上门。或许只是没听见吧。他这样想着,说了句抱歉打扰了便走了进去。

    房间内部的装潢和普通的欧式店铺倒也差不多,只不过到处都摆满了细小的齿轮零件还有完整组装好的怀表一类,让人担心会不会不小心碰到然后弄坏。李白小心翼翼从橱柜之间穿过,来到了柜台面前——在透过窗户而照进来的阳光之下,他看见了趴在桌上应该是在睡觉的人。栗色的中发散乱的贴在对方的脸颊上,身体因为呼吸而小幅度的抖动着,铅笔还握在右手之上,桌上摊满的都是用铅笔画出的机械草图。李白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面前这人以外比无他人——便只好推了推对方的身体:“…打扰了,你知道店家在哪儿吗?”

    “………”对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在看到李白的模样后又突然直起了身子,手中的笔吧嗒一下掉在地上,慌慌张张的开口道:“啊…那个先生…不好意思最近太忙了一不小心就睡着…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倒也不用那么紧张就是了…我想来修一下我的怀表。等一下让我把它拿出来…”李白将手伸进口袋里,从里面摸出一块银色的刻着复杂花边的怀表递给对方,对方接过它且打开来仔细的看了看便合了起来。“我想大概几个小时就能修好,可在你前面还有很多人,所以你可能得等到…后天吧?”他稍微思考了一会儿便报出一个时间,“可以吗?”

    “没问题,那我后天下午3点来拿吧。”李白点了点头,但又想起了什么,“说来…你就是老板吗?”

    “嗯对呀?你以为呢?”

    “我以为你只是学徒罢了。”

    对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以前还见过以为我是老板孩子的人呢,只当是学徒那倒还好啦。”这么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又艰难的弯下腰去捡起刚刚的那只铅笔,李白注意到他的腿部根本没有动过。

    “你的脚…是怎么了吗?”

    “啊这个呀…是以前事故造成的,而且碰巧就伤在膝盖骨上,如你所见没了膝盖骨我也走不了路了,所以也一直拿毛毯盖着。”他苦笑了一下,“比起这个,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记一下防止到时候搞混。”

    “李白,你呢?”

    “我?”对方愣了愣,“孙膑。”

    “那我后天下午3点来拿咯,再见。”

    “嗯。”

    孙膑目送着李白走出自家店,随后把写着名字的纸条和怀表一起装在袋子里放进抽屉。他拿起铅笔在压在最下面的草图上继续画了起来,如果有人能看见这画的东西那肯定会对这个自称钟表店老板的人感到疑惑吧?

    因为上面画着的是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东西。

【史雷米库】踏上旅途

原作/TOZ
cp/史雷米库
注意:
1、正在努力的揣摩两人的性格所以难免ooc请注意!
2、接游戏结尾,所以原作向世界观可能充满bug也同时充满私设!请注意!…我已经尽力翻百度百科和各种小科普了/瘫
3、不知道是糖还是玻璃渣你可以当两者都有???
4、讲真我其实就是想看他们两个在一起而已其他随便怎么样都好啦quq
5、还有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我在写什么…第一次写这两位真的迷之紧张啊/沉迷瘫

ok?

continue!

  光线从遗迹破损的角落照射进来撒在站在中央的两人身上,在光线的照射下,可以将空气中的那些灰尘与小颗粒看得一清二楚。

  「米库里欧…?你怎么了吗?」史雷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接着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发着呆的友人询问到,「是刚刚摔到哪儿了?」他伸出手在友人的看着的方向挥了挥。

  「啊…不、没什么。」米库里欧回过了神,抬起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露出来微笑,「欢迎回来,史雷。我想莱拉他们要是知道估计会过来和你叙叙旧?…虽然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就是了。」

  史雷稍微愣了愣,他知道米库里欧说的这位‘莱拉’肯定是自己认识的人,但无论怎么绞尽脑汁的在脑海里搜索‘莱拉’这个名字,结果却始终如一——他毫无印象。「米库里欧。」他叫住了对方,「莱拉…是谁?」

  「诶?」这回愣的是米库里欧了,他原以为人类转生为天族后丢掉记忆这事只是莱拉和艾多娜听来的传闻之类,根本没有具体实例。何况之前史雷能叫出自己的名字,甚至对自己的长发感到过差异。但此刻他却记不起那位火之天族。米库里欧斟酌了一下再次开口,「…那,你记得艾丽莎吗?」

  「…不记得。」

  「罗泽?」

  「……不记得。」

  「艾多娜?」

  「…不。」

  「那你现在记得哪些?」得到上述回答的米库里欧沉默了一会儿问出了这个问题。

  「让我想想…」史雷低下头看着脚尖,顺便还拽了拽自己的手套,「只记得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还有就是你上一次也是一脚踩空差点掉到遗迹里的事。不过这么说来,感觉米库里欧总是会一不小心踩空掉到遗迹里喔…」

  「这不是重点吧!」米库里欧有些恼怒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我可在认真的问你问题!」

  「而且感觉米库里欧比以前高了不少?虽然还是没我高…」对方看起来并没有听着,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并且还做出了拿手比了比身高的动作。

  「喂!你再这样我可走了,你就一个人在这里呆着吧!」米库里欧稍微有些生气的拿起靠在墙一边的法杖,转身就准备离开。

  「别别别米库里欧,我只是感慨一下而已…」史雷赶忙拉住了米库里欧,「对不起我不会再感慨这些了!」

  「…」米库里欧停了下来,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法杖靠在一边,接着转过身来,「那我就继续讲了。」他看了眼自己的友人,接着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道,「我想大概是因为转生成天族的原因,人类时期的部分记忆被抹去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找回这些记忆来。」他又顿了顿,「不过我对这不是很清楚,不能保证消息的准确率就是了。」

  「嘛,既然这样,那我们一起去旅行吧!」这么说这,史雷边笑边用手勾住米库里欧的脖子,「反正很久也没有一起旅行了,一边旅行一边试着找回那些记忆也不错呢。」

  米库里欧稍微被对方的举动所吓到,他眨了眨眼睛,「…这样也好,说不准还可以在路上遇到莱拉他们。」

  「顺便还可以再探索一下别的遗迹!」

  「就知道你…」他叹了口气,「先去一次海兰德王国好了,上一次的起点也是在那里呢。」

  「海兰德王国?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类看得到我们嘞…」

  「估计没有,就算现在导师比几百年前多了不少,也不影响普通人的灵能力,」米库里欧企图挪开了史雷的手臂,但最终还是没有成功,「除非运气好到遇到正好在这里停留的导师。」

  「导师啊…」史雷将自己的衣服稍微提起来些,「早就想问了,这套衣服和手套是怎么回事…?倒是像极了传说中导师的衣服…我可不记得我有成为过什么导师…」他放下衣服,将手收了回来,「难道我也是导师???」他看起来有些激动的样子。

  「这个嘛,旅行的时候你自己会知道的。」

  「诶?」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出发吧,」史雷拍了拍米库里欧的肩,「目的地,海兰德王国!」他抬起自己握着拳的手。

  米库里欧将自己的手靠了上去。

  就像是很久以前那样。

  「这是,属于我们两人的旅行。」

  他们相视而笑。

———————END———————
肯定不会有下一p系列/瘫
写完自己都不想看了/继续瘫

【露普】Lose my love

(很早以前在微博放过,文笔十分渣请务必当心x以及或许ooc…)

文/陌奈

cp/露普

*灵感来源 席慕蓉《失母》

*非国设

*可能会有些仓促还会有些乱因为其实我只想写个结尾(bushi)

ok?


—————

  今天又是一个雪天。

  在俄罗斯待了那么久,基尔伯特早就习惯了这北国的寒冷气候,他几乎整个冬天都可以穿着相同厚度的衣服度过,但他此刻却不得不套上自己的厚外套。这让他稍微暖和了一些——至少他用钢笔写下的俄文字母可以被辨认出来。那潦草的俄文字母如同正在跳舞的小人,跃然于文稿纸上。

  随着最后一字的完成,基尔伯特将完成的文稿纸推到一边,将手中的钢笔放在口袋里,又拿出一边的铅笔,在草稿纸上计算着。按照他的计算,没过几天他便可以存到足够的卢布,回到德国。虽然他在俄罗斯待的也不算差,但他还是想要回去——毕竟那是他的家乡,他已经十年多没回去了。

  “基尔君?”伴随着敲门声,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但对方并没有开门,“现在已经中午了哦?”

  “几点?”

  “十二点半。”

  基尔伯特将一边的文稿纸对折,塞进一边的信封里,他又拿起一边的邮票,舔了舔背后,便贴到信封上。

  “今天还是出去吃?”他问。

  “嗯,你也知道我不太擅长料理。”

  “好的,本大爷来了。”基尔伯特站了起来,将挂在椅子后边的围巾拿起并挂在脖子上,又将桌子上的信封和钱包一股脑的塞进自己的口袋。接着,他打开了门。

  面前的俄罗斯人正面露微笑的看着他,将手中的信封递了过去,“刚刚收到的,是稿费吗?”

  “大概是的。”基尔伯特回答道。他接过信封,将它往自己的桌子上一丢,“走吧,本大爷饿了。”

  “诶?可是然后我不叫基尔君的话,基尔君可以在房间里一直坐到晚上也不会想起来吃饭的吧?”

  “………烦死了”

  基尔伯特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就往楼下走。伊万并没有急着追上去,和对方相处了三年多,他已经摸清了对方的性格。基尔君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呢!伊万总是这么想。

  “喂——!你是被冻傻了吗???快下来啊!”

  基尔伯特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来了来了。”伊万回答着,跑下了楼。

  外面的风夹着雪毫不留情的拍向两人的脸,他们别无选择,也就只好随便找了家附近的餐馆就餐。餐馆里的气温比外面高了不少,基尔伯特将围巾放在附近没有坐人的椅子上。

  “你点?”伊万问道。

  “你来。”基尔伯特拉开椅子,坐了上去,从口袋里拿出只贴了邮票,拿出钢笔,在上面补上地址。

  “好吧。”

  基尔伯特没有继续接话,他用钢笔认真的写上寄件人地址和收件人地址,随后盖上笔盖,将笔又塞回了口袋。

  “基尔君还要去寄信?”点完菜的伊万做了下来。

  “对,寄给出版社。”基尔伯特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无精打采的说着。

  “是错觉吗?基尔君最近寄信的频率高了不少哦?”

  基尔伯特在心里骂着对方怎么在这个时候这么细心。

  “不是错觉。”他侧过头看着伊万,“我想要回德国。”

  “回德国?”

  “我想回去看看我弟弟。”

  “还回来吗?”

  “………大概、不会。”

  “………”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伊万再次开口。

  “基尔君还有弟弟?”

  “当然咯!本大爷的弟弟可帅气了!”基尔伯特露出了自豪的笑容,“而且可乖了呢!”

  “是吗…我妹妹可不怎么乖………”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还好我姐姐没告诉她我住在这…不然我可能早失踪了。”

  “kesesesese!想不到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基尔伯特看起来像是在嘲笑对方。

  “基尔君请不要这样…”

  在轻松的气氛里,两人结束了午餐。

  在这之后,无视了基尔伯特那略带嫌弃的表情,伊万和对方一起走向去邮筒的路。邮筒在稍微有点远的地方,按照他们的位置,还得过条马路就是了。

  雪依旧在下,但风小了不少,这才使得伊万打发了想拽着对方回去让他过几天再来寄的想法。

  邮筒就在对面,基尔伯特从口袋里拿出信封,“你在这等着好了,”他说,“待会在陪本大爷去一趟,唔,超市吧。本大爷想去买点东西。”

  “好。”伊万点头。

  基尔伯特朝着对面走去。不知怎么的,伊万觉得对方此刻的背影真是孤单极了,像是没有任何人陪伴没有任何人关心那样。也就是在下一秒,他听见了橡胶在地上摩擦的令人厌恶的声音。

  在地上的积雪卷起一小部分,他看见了一辆大卡车,车上的司机慢悠悠的从车上下来,看那样子大概是喝了酒。

  那基尔伯特呢?

  伊万开始担心了起来,他刚准备跑上前但却停下了脚步。那一片被染红的雪让他不由得愣住了,他还看见自己送给基尔伯特的那只钢笔躺在那儿,和那用工整字迹书写的信封一起。

  “基尔…伯特?”

  他颤抖的说出对方的名字。

  这不是真的——没错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周围的人慌乱起来,不少人都拿起手机报起了警,那司机此刻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基尔伯特!”

  他大叫着对方的名字,然后冲到对方的身边,不顾那粘稠的鲜血会弄脏自己的衣服。

  在他的呼唤下,对方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不不不基尔君怎么会死呢?一定、一定没事的。

  他这么想着,却止不住泪水。

  二月终于过去了,冰雪和寒冷的天气一起悄然离开。基尔伯特最终还是没有回到德国,要是没有那场车祸,再过个几天,他就可以带着行李拿着机票永远的离开这个他待了十几年的北国。但一切都不可能了。

  伊万将他葬在郊外的公墓里,那附近有一片花田和小镇,等到春天到来,那大片大片的花便会绽放。基尔伯特的墓朝南,向着他一直想回去的土地,他的墓碑上只刻了名字和他的死亡日期。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德国人的了解少而又少——他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他的家人又有谁?他的故乡是在德国郊区的某个小镇还是在繁华商业街的某个公寓?这些他都不知道。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联系到他的弟弟,来告诉他这个噩梦般的消息。

  说不定他的弟弟直到死都会以为他的哥哥在北国的某个郊区小镇里,安静的活着,只是没有联系他而已。

  但难道不是吗?他的基尔伯特此刻就躺在郊区小镇公墓的冰冷的泥土里,随着季节的变换,一点点的和泥土融为一体,为那片花田增加养分。

  伊万回过头,他最后一次看向这里——他不会再来了,就算这里躺着他曾经爱过的人。轻柔的风带着花瓣拂过墓碑,像是代替了他一般。

  他会回去的吧?

  伊万在心里想着。

  回到自己的故乡。

  他低下了头。

  去见自己的弟弟,和自己的亲人。

  他拼命的眨着眼睛,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

  一步步的,从寒冷的雪国走回属于他的土地。

  他最后还是用手擦拭起了泪水。

  “那究竟,是多远多远的一条路呢?”

  他轻声问道。

  END。

谢谢观看x

正在睡午觉的猫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