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陌奈

低产类写文完全看心情。
爬墙也很快,五秒一个(不)
总之fo请谨慎,然后来唠嗑大欢迎!
还有弧长…!!!评论会回,没回只是我这几天没登没看到而已!

【露普】Lose my love

(很早以前在微博放过,文笔十分渣请务必当心x以及或许ooc…)

文/陌奈

cp/露普

*灵感来源 席慕蓉《失母》

*非国设

*可能会有些仓促还会有些乱因为其实我只想写个结尾(bushi)

ok?


—————

  今天又是一个雪天。

  在俄罗斯待了那么久,基尔伯特早就习惯了这北国的寒冷气候,他几乎整个冬天都可以穿着相同厚度的衣服度过,但他此刻却不得不套上自己的厚外套。这让他稍微暖和了一些——至少他用钢笔写下的俄文字母可以被辨认出来。那潦草的俄文字母如同正在跳舞的小人,跃然于文稿纸上。

  随着最后一字的完成,基尔伯特将完成的文稿纸推到一边,将手中的钢笔放在口袋里,又拿出一边的铅笔,在草稿纸上计算着。按照他的计算,没过几天他便可以存到足够的卢布,回到德国。虽然他在俄罗斯待的也不算差,但他还是想要回去——毕竟那是他的家乡,他已经十年多没回去了。

  “基尔君?”伴随着敲门声,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但对方并没有开门,“现在已经中午了哦?”

  “几点?”

  “十二点半。”

  基尔伯特将一边的文稿纸对折,塞进一边的信封里,他又拿起一边的邮票,舔了舔背后,便贴到信封上。

  “今天还是出去吃?”他问。

  “嗯,你也知道我不太擅长料理。”

  “好的,本大爷来了。”基尔伯特站了起来,将挂在椅子后边的围巾拿起并挂在脖子上,又将桌子上的信封和钱包一股脑的塞进自己的口袋。接着,他打开了门。

  面前的俄罗斯人正面露微笑的看着他,将手中的信封递了过去,“刚刚收到的,是稿费吗?”

  “大概是的。”基尔伯特回答道。他接过信封,将它往自己的桌子上一丢,“走吧,本大爷饿了。”

  “诶?可是然后我不叫基尔君的话,基尔君可以在房间里一直坐到晚上也不会想起来吃饭的吧?”

  “………烦死了”

  基尔伯特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就往楼下走。伊万并没有急着追上去,和对方相处了三年多,他已经摸清了对方的性格。基尔君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呢!伊万总是这么想。

  “喂——!你是被冻傻了吗???快下来啊!”

  基尔伯特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来了来了。”伊万回答着,跑下了楼。

  外面的风夹着雪毫不留情的拍向两人的脸,他们别无选择,也就只好随便找了家附近的餐馆就餐。餐馆里的气温比外面高了不少,基尔伯特将围巾放在附近没有坐人的椅子上。

  “你点?”伊万问道。

  “你来。”基尔伯特拉开椅子,坐了上去,从口袋里拿出只贴了邮票,拿出钢笔,在上面补上地址。

  “好吧。”

  基尔伯特没有继续接话,他用钢笔认真的写上寄件人地址和收件人地址,随后盖上笔盖,将笔又塞回了口袋。

  “基尔君还要去寄信?”点完菜的伊万做了下来。

  “对,寄给出版社。”基尔伯特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无精打采的说着。

  “是错觉吗?基尔君最近寄信的频率高了不少哦?”

  基尔伯特在心里骂着对方怎么在这个时候这么细心。

  “不是错觉。”他侧过头看着伊万,“我想要回德国。”

  “回德国?”

  “我想回去看看我弟弟。”

  “还回来吗?”

  “………大概、不会。”

  “………”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伊万再次开口。

  “基尔君还有弟弟?”

  “当然咯!本大爷的弟弟可帅气了!”基尔伯特露出了自豪的笑容,“而且可乖了呢!”

  “是吗…我妹妹可不怎么乖………”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还好我姐姐没告诉她我住在这…不然我可能早失踪了。”

  “kesesesese!想不到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基尔伯特看起来像是在嘲笑对方。

  “基尔君请不要这样…”

  在轻松的气氛里,两人结束了午餐。

  在这之后,无视了基尔伯特那略带嫌弃的表情,伊万和对方一起走向去邮筒的路。邮筒在稍微有点远的地方,按照他们的位置,还得过条马路就是了。

  雪依旧在下,但风小了不少,这才使得伊万打发了想拽着对方回去让他过几天再来寄的想法。

  邮筒就在对面,基尔伯特从口袋里拿出信封,“你在这等着好了,”他说,“待会在陪本大爷去一趟,唔,超市吧。本大爷想去买点东西。”

  “好。”伊万点头。

  基尔伯特朝着对面走去。不知怎么的,伊万觉得对方此刻的背影真是孤单极了,像是没有任何人陪伴没有任何人关心那样。也就是在下一秒,他听见了橡胶在地上摩擦的令人厌恶的声音。

  在地上的积雪卷起一小部分,他看见了一辆大卡车,车上的司机慢悠悠的从车上下来,看那样子大概是喝了酒。

  那基尔伯特呢?

  伊万开始担心了起来,他刚准备跑上前但却停下了脚步。那一片被染红的雪让他不由得愣住了,他还看见自己送给基尔伯特的那只钢笔躺在那儿,和那用工整字迹书写的信封一起。

  “基尔…伯特?”

  他颤抖的说出对方的名字。

  这不是真的——没错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周围的人慌乱起来,不少人都拿起手机报起了警,那司机此刻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基尔伯特!”

  他大叫着对方的名字,然后冲到对方的身边,不顾那粘稠的鲜血会弄脏自己的衣服。

  在他的呼唤下,对方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不不不基尔君怎么会死呢?一定、一定没事的。

  他这么想着,却止不住泪水。

  二月终于过去了,冰雪和寒冷的天气一起悄然离开。基尔伯特最终还是没有回到德国,要是没有那场车祸,再过个几天,他就可以带着行李拿着机票永远的离开这个他待了十几年的北国。但一切都不可能了。

  伊万将他葬在郊外的公墓里,那附近有一片花田和小镇,等到春天到来,那大片大片的花便会绽放。基尔伯特的墓朝南,向着他一直想回去的土地,他的墓碑上只刻了名字和他的死亡日期。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德国人的了解少而又少——他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他的家人又有谁?他的故乡是在德国郊区的某个小镇还是在繁华商业街的某个公寓?这些他都不知道。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联系到他的弟弟,来告诉他这个噩梦般的消息。

  说不定他的弟弟直到死都会以为他的哥哥在北国的某个郊区小镇里,安静的活着,只是没有联系他而已。

  但难道不是吗?他的基尔伯特此刻就躺在郊区小镇公墓的冰冷的泥土里,随着季节的变换,一点点的和泥土融为一体,为那片花田增加养分。

  伊万回过头,他最后一次看向这里——他不会再来了,就算这里躺着他曾经爱过的人。轻柔的风带着花瓣拂过墓碑,像是代替了他一般。

  他会回去的吧?

  伊万在心里想着。

  回到自己的故乡。

  他低下了头。

  去见自己的弟弟,和自己的亲人。

  他拼命的眨着眼睛,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

  一步步的,从寒冷的雪国走回属于他的土地。

  他最后还是用手擦拭起了泪水。

  “那究竟,是多远多远的一条路呢?”

  他轻声问道。

  END。

谢谢观看x

评论(5)

热度(11)